《寂寞少妇的欲望》第135章:捉贼捉赃,捉奸捉

209

    挂了电话之后,周坚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有心想不去管刘芳家里的那些破事,可是现在,刘欣龙都打电话来求救了,那就不能不去管一管了。既然刘欣龙给自己打电话,说明这小子在关键的时候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匆匆的和车间里的几个骨干交代了一下,周坚急匆匆的赶去了陈霞的家。
 
    老远就看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周坚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不气别人,就是气自己的老婆,这么大人了,还把自己的弟弟当成小时候那样的看待,只要是弟弟家里的事情,什么都想揽到自己的身上来,却又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刚刚在电话里,刘欣龙已经是把事情的大概对他说了一下了,所以,周坚对于今天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不过,周坚可不像刘芳那样冲动。
 
    “都散开散开,有什么好看的?赶紧给我走开,该干嘛干嘛去。你们这些人,不去劝劝,全都围在这里看热闹,好意思吗?”周坚一到,就开始驱散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
 
    这些围观的人一看,车间主任都亲自出马了,还是赶紧散了吧。毕竟,在这个厂里,车间主任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官了,这些看热闹的人里,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周坚的手下。既然主任大人都发话了,还是老实点走人吧,反正该听的也听到了,能够拿去谈论的话题也有了。
 
    “怎么回事?你们几个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走进大门,周坚就开始训话了。他也不管是自己的老婆,还是陈霞,统统的都先训斥着。
 
    “哼,怎么回事?问你老婆去!”陈霞一见周坚,冷哼一声,冷冷的回应了一句,自顾自的坐回了位置,拿起碗筷又继续吃饭了。
 
    “刘芳?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做姐姐的,跑到弟弟家里大吵大闹的像什么样子?你也不看看,刚才围在这里有多少人?怎么,嫌丢人丢的不够大吗?”周坚板着脸,指着自己的老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刘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面对着丈夫的指责,刘芳显得很不服气,咬着嘴唇,恨恨的说道:“我有什么丢人的,又不是我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来,我有什么好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坚一个嘴巴给打断了。
 
    刘芳捂着脸,满脸的委屈和愤怒,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坚:“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我打你?我打的就是你!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周坚的手指着刘芳的鼻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有没有胆子再说一遍?”
 
    刘芳刷的一下将捂着脸的手以放,脖子一扭,正面的对着周坚,倔强的说道:“说就说。我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我不怕丢人!”
 
    话音刚落,周坚又是一个巴掌甩在了刘芳的脸上。
 
    连续的两个巴掌下来,让陆鸿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劝说道:“周主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你给我一边去,这是我的家事,没你说话的份!”虽然周坚这人还算是比较的正直,但是不代表他没有主见。今天的事情,陆鸿是有责任的,所以,此刻,周坚对陆鸿的态度就有些恶劣了。
 
    陆鸿尴尬的看了看周坚,乖乖的走到一旁,默默的抽起烟来。
 
    对于陆鸿的表现,周坚倒是感到有些奇怪了,心说这小子怎么这么听话?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周坚也没心思去管陆鸿了,首先要教育的,就是自己的老婆。
 
    糊涂啊!周坚的心里是直叹气,刘芳说的话,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什么叫见不得人的事?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这见不得人的事是指的什么。
 
    老话说的很好,叫做: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刘芳你口口声声说陈霞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来,那你倒是把证据给我拿出来啊。没有证据,就算陈霞和陆鸿两个人之间真的有那种事情,你又有什么办法?拿不出证据,人家还能告你个诽谤。
 
 
    “哼,我这两巴掌,是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周坚冷冷的看着刘芳,语气中虽有责备,但是却是充满了提醒之意。
 
    只是,刘芳被周坚打了这两巴掌之后,脑子已经完全的混乱了。现在的刘芳,满脑子都是想着他竟然打我了,而且还是当着别人的面打我。所以,对于周坚的暗示,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我怎么就是乱说话了?你给我说清楚,我哪里乱说话了?你说,陈霞和陆鸿这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吃饭,像个什么样子?我弟弟不在家,他一个大小伙子总跑来吃饭算什么?不知道要避讳一些吗?还有陈霞,趁着我弟弟不在家里的时候,把男人叫到家里来吃饭,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刘芳已经是接近暴走的边缘了,这几句话,完全可以说是喊出来的,情绪显得相当的激动。
 
    “刘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孤男寡女?刘星不是在家的吗?我请小六子过来吃个饭,我就有问题了?你这是什么思想,什么逻辑?照你这么说,只要是一男一女在一起,就一定是有那种事情了?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还是说,其实是你自己每天都这样想的,所以就把别人也想成这样了?”陈霞听了刘芳的话之后,心中的怒火更甚,差点就忍不住想要跳起来狠狠的甩几个巴掌给她。
 
    “刘芳!”周坚也是大喝一声,眼神冷峻,如刀一般射向刘芳:“我看是你自己的思想有问题。小陆来家里吃饭,你弟弟又不是不知道,不是还叫陈霞好好的招待一下吗?正常的人情往来有什么关系?你非要把好好的一件事情给弄的满城风雨,你仔细想想,你这是在帮你弟弟,还是在害你弟弟?作为姐姐,替自己的弟弟把关,这很正常,没人说你不好,可是你得注意方式方法啊。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陈霞和小陆两个人真的有什么事情,那你也要有证据才能在这里说。怎么,在你心里,你就这么希望陈霞和陆鸿两个人有事?哪有人做姐姐像你这样的?没有事情,还非要把屎盆子往自己家里人的头上扣,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正在这时,刘芳的母亲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听到了周坚说的这番话,说道:“芳啊,周坚说的对啊。上次的事情,教训还不够吗?你今天怎么又开始犯糊涂了啊。”
 
    “妈,连你也这么说我?”刘芳满脸的委屈,捂着脸在一旁开始抽泣起来。
 
    “你呀……哎!小霞啊,你别生气,妈给你道歉,妈替你姐姐道歉,你别往心里去。你也要体谅体谅姐姐的心情,她是着急之后乱说话,没有别的意思啊。”
 
    陈霞的心里是把刘芳给恨透了,但是作为长辈,自己的婆婆能够说出这番话来,陈霞还是要给面子的,不然的话,传了出去,就要让人说自己的不是了。因此,陈霞连忙站了起来,把婆婆给扶到椅子上坐下,轻声的说道:“妈,我心里知道大姐这样做其实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可是,大姐说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我们是一家人,大姐说我也就说了,可是人家小陆……小陆毕竟不是我们自己人啊,再说了,刘星的学习,多亏了小陆的帮忙,我请他来吃顿饭,感谢一下,这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刘欣龙也是知道我请小陆吃饭的。妈,您说,我要真是和小陆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让小陆来家里吃饭,敢这样把大门全开吗?我还敢打电话给刘欣龙知道吗?”说着,陈霞的眼眶开始犯红,泪水也开始打转起来。
 
    看着陈霞的表现,陆鸿躲在一旁却是暗暗的发笑,心说陈霞这娘们,还真是有表演的天赋,这眼泪说来就来,要是让眼前的这三个人知道陈霞和自己其实真的有那种关系,这还不得翻了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