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的欲望》第69章:原来是你

169

  吃过晚饭之后,陆鸿坐在电脑前面感觉有些心神不宁,深怕这娘个女人在同一个时间出现,那就大事不妙。
 
  qq上,陈霞的头像是黑的,也不知道这会陈霞在干什么,是坐在电脑前看电影呢玩游戏呢,还是在外面晃悠。
 
  坐在电脑前发了会呆后,陆鸿的心里有了计较:“md,老子现在到网吧里去,先去朱梅那里,等会就是陈霞来了没看见我,我也可以有个说辞。”想到这,陆鸿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网吧里的生意渐渐的清淡了下去,往日里那种许多人排队等待上机的场面再也没有了,现在的网吧,位置能够做到70(百分号)以上,何德和朱梅就要笑了。网吧的生意清淡,朱梅的空闲时间就多了起来,陆鸿走进网吧的时候,朱梅正坐在主机位置上认真的玩着游戏,何家勇则是坐在从前陆鸿经常做的那个位置,看着动画片。
 
    “嘿嘿,我来了!”陆鸿打着招呼,朱梅猛地转过脑袋,看见陆鸿,眼神中带着惊喜:“今天怎么这么早来啊?不用玩你的游戏吗?”
 
    “游戏也玩了不少年了,也无所谓了,天天都是一个人对着电脑,和人交流都是要打字,我都怕再这样下去,到时候我连说话都不会了。可惜啊,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打字也打了不少了,这打字的速度一直都没练上去。”说着,陆鸿是连连摇头。
 
  朱梅将游戏里的人物设置好了自动打怪之后,转过身来问道:“龚胜那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陆鸿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全都好了,没有问题了。是不是和你心里想象的那个情况不一样呢?”
 
  朱梅点点头,说道:“是啊!我本来以为你这一次会很惨的。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啊。你说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处理的?龚胜这次真的没有为难你?”
 
  由于心中高兴,朱梅说话的声音不免就大声了一些,让那些在网吧里玩着游戏的人听见了,纷纷转过头来。陆鸿在网吧的外面把龚胜给打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巨大轰动,让许许多多的人都觉得陆鸿这一次得罪了龚胜肯定是会死的很惨。
 
  然而从各种渠道收听到的消息来看,陆鸿这一次根本就没事,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让人很好奇了。
 
  现在陆鸿本人出现在了网吧里,自然是要好好的询问一番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
 
    “大家快看啊,牛人来了。陆鸿,和我们说说,昨天晚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啊,你和我们说说,昨天晚上战况激烈不?打的厉害不厉害?”
 
    “你猪脑子啊,你没看到陆鸿身上一点伤都没,怎么可能打架过呢?”
 
    “那可不一定,你不知道陆鸿打架很厉害吗?那天晚上一脚就把龚胜给踢晕了,这真要打起来,吃亏的也肯定是龚胜啊!”
 
    “放屁,单对单我承认是陆鸿厉害,那人多呢?陆鸿能占便宜?”
 
    “哼!”面对着这些七嘴八舌争论不休的家伙,陆鸿是没有好脸色给他们看的,根本就懒得去理会这些人。反正爱传话的人多的要死。陆鸿相信,要不了几天,长乐楼里发生的事情肯定会出现多个不同的版本,到时候,刚是眼前的这几个人,就能给你整出好几个不同的版本来。
 
    “我也懒得和你们啰嗦。你们这么喜欢打听,就到外面去打听好了,过不了几天,不同的版本就会出来了,你们随便选一个听就好了。和你们说?犯得着吗?”
 
  陆鸿说的话一点都不客气,如果是在从前,陆鸿敢这样说,估计面前的这些人里面肯定有好几个人会跳出来指责陆鸿,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出言反驳。开玩笑不是?陆鸿连龚胜都打了,他们又算哪根葱?这个时候,还是乖乖的闭嘴的好,免得受到皮肉之苦。
 
  这些人相互的看了看,一个个的都乖乖的老老实实的玩起了游戏,没有一个人说话。
 
  朱梅白了陆鸿一眼,说道:“你这人,不会好好说话吗?你不想说就不想说好了,干嘛用这种语气和他们说话。你的话也说的太难听了,他们又没得罪你!”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了。这次的运气还算不错的,从这次的事情上我也看到了龚胜的为人,其实还是不错的。至少说话算话,做人做事都没的说。”
 
    “哟,没想到,这打一架还打出感情来了?”朱梅打趣着说道。
 
    “那倒不是说打出感情来了,至少是让我认识到了一个和传闻中完全不一样的龚胜。”说道这里,陆鸿凑过去小声的说道:“告诉你,昨天晚上的饭钱不是我付的,所以你给我的5000元钱,我等会还给你!”
 
    “不是你付的?”朱梅有些吃惊,又有些开心:“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的要死,怕你付不出那顿饭钱呢!”
 
    “你还别说,当时我看到桌子上的那些才的时候,差点就被吓死啊。你是不知道桌上的那些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几乎是应有尽有,还有很多我连见都没见过。哎,整整三桌啊,如果昨天的饭钱是我付的话,我敢保证,在今后的2-3年时间里,我都要被这顿饭给害死了。对了,钱现在还给你?”
 
 
  朱梅四处的张望了一下,看见儿子看动画片看的正起劲,根本就没往这看,周围的人则是因为刚才陆鸿非常不客气的言语,个个都是气呼呼的,没人看向这里,这才小声的对陆鸿说道:“你先放着吧,等会我找时间去你那的时候再拿好了。现在何德在里面睡觉呢。”
 
  陆鸿的心里有些郁闷了,搞了半天,这娘们还是打算要去自己的房间。
 
  陆鸿以为,自己来过网吧之后,朱梅应该会打消掉去自己房间的想法,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想要拒绝,不让朱梅去,实在是说不出口。话说回来,人家一个女的主动上门,你还要拒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这样看来,只能去陈霞那里动动脑筋了,看看是不是可以劝说陈霞今天晚上不去。
 
  不过,在去找陈霞之前,陆鸿得先确定一下朱梅到底会在什么时间过来。
 
    “好吧,那我就先放着,等会你来了给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着,陆鸿转身就朝外走去。刚走没几步,又退了回来,悄声的问道:“你大概几点去我那?”
 
    “这个说不准。估计不会太早的。你等我电话吧!”
 
    “行!”虽然没有得到具体的时间,但总算是有了个大概的范围。
 
  夜色渐渐的落了下来。走在路上的陆鸿,不时的会被人拦下来东问西问,都是一个单位里的人,陆鸿也不太好意思全部都采用网吧里的那种应对方式来应对,所以,这一路过来,边走边说。
 
  本来打算是从网吧出来之后直接去陈霞家的,现在好,这短短的几百米的距离,走了十几分钟都没走到。干脆,陆鸿也不去陈霞家了,调转屁股,朝着另外一边的公园走去。
 
  公园不大,景色也很一般,但是这个公园却是厂里职工在夏天的时候来的最多的一个场所。
 
  公园里的人很多,人么吃完饭后来到公园里,乘凉消暑,闲聊着各种话题,传播着各种的小道消息,所以,这个公园,几乎可以说是厂里消息的传播的最多、最快也最广的地方了。
 
  走进这个公园,陆鸿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是不是当初自己和陈霞的那个传言,最初也是从这里传播出来的呢?到底,又是从谁的嘴里传出来的呢?
 
  虽说龚胜让陆鸿不要太计较,也不要去追究,可每当陆鸿看到别人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总是觉得很不舒服。
 
  公园里摆放着几张石桌,别的桌子旁边都只是围着三三两两的人,唯独一张桌子旁边聚满了人,陆鸿的好奇心也起来了,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么多的人都围拢在这里。同时,陆鸿的心里突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这件事似乎是很自己有关系。就算不是和陈霞的,也必定是关于昨天晚上长乐楼的事。
 
  陆鸿不动声色的慢慢的走近了这群人的外围,刚靠近,就听到里面有个人正说的非常的起劲:“……那天的事情真的就是那样的。我亲眼所见,看见陆鸿从陈霞家里走出来的,也是亲耳听到陈霞和刘芳在吵架。”
 
    “那又怎么样?谁规定白天的时候,男人不能去女人家里的?人家陆鸿有事情去陈霞家也是很正常的,我说李军,你小子就别一天到晚的造谣了。要是让陆鸿知道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你就等着倒霉吧!”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我说的都是事实!”李军的嘴巴还死硬,坚持自己说的话是真实的。
 
    “我说李军,你这几天没在厂里吗?”
 
    “没在,前几天和我老婆出去了一趟,今天中午才回来的!怎么了?”
 
  李军,竟然是李军!妈的,总算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胡说八道了,等会,老子要你好看。我倒是要亲耳听听,你这家伙是怎么说我坏话的。
 
  只是这家伙,真的出门了?那天去李强家喝满月酒的时候,在县城里,陈霞还和张秀打过电话,那个时候,他们夫妻两个都还在家的啊,难道这家伙第二天就出门了?陆鸿星期五出发去了县城,周六喝的酒,周日回到单位,晚上就和龚胜打架,到了今天,前后也只不过才四天的时间。
 
  听说李军今天中午才刚刚回家,先前说话的那个人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那就怪不得了。”
 
  李军听了有些莫名其妙,心里隐隐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连忙问道:“怪不得什么?难道这几天有事情发生了?”
 
    “怪不得你小子胆子这么大,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也不对啊,就算你今天中午才回来,也应该听说了才对啊!”
 
    “说个屁啊。你说这么多干嘛?你看李军这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在背后说人家坏话,根本就不象个男人,你别跟他说这么多废话,等着陆鸿来收拾他就好了。早晚让他知道厉害。”边上的另外一个人阻止了先前的那个人的话。
 
    “什么意思?你们俩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李军的声音有些慌乱了起来:“吴杰,沈明,你们说说!”
 
    “哈哈,没事,没事,能有什么事?你继续说,我们都听着。我说李军,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有说出的潜质啊,说起故事来,活灵活现,让我们都好像是身临其境,好像亲眼看到一样啊!”吴杰的声音不大,可是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发出了一阵的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