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的欲望》第58章:答应不答应?

212

    龚胜转过身来看着陆鸿,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欣赏的意味来。
 
    陆鸿说出这番话来的真实性有多少先不去管他,单单就冲着陆鸿面对龚胜这样的大哥级别的人物还能够有胆量说这样一番话出来,勇气就值得称赞了。不是所有的人面对龚胜这样的人都能够有勇气、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依靠武力、拳头来解决问题的事已经很少发生了,龚胜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大哥,充其量只能算的上的街道上的大混混、大痞子,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会去做的,这样的人,无非是人脉关系广一点,遇到事情能够做到一呼百应而已。
 
    但是谁又能否认,这样的人是可以随便招惹的?
 
    今天,陆鸿不但是招惹了,还打了,事情不可谓不严重。龚胜觉得自己在这条街道上混了这么些年所建立起来的威望、威信,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折损了。
 
    可是,从陆鸿这段时间里的表现来看,龚胜的心里又不由得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冲动的年轻人了。想当年,自己刚刚在街道上开始混迹的时候,对于前辈大哥哪敢有陆鸿这样的举动?当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打了骂了之后,还得赔着笑脸,唯恐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大哥嫌弃。能够熬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不容易。
 
    正因为如此,龚胜的心里对自己当年的那种唯唯诺诺,是不满意的,他很希望当年的自己能够有今天陆鸿这样的冲劲、狠劲。如果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自己就不是现在这样的混混了。
 
    大混混也是混混。
 
    “小陆,过头的话就不要说了。什么一命换一命,有这么严重吗?你还年轻,性命是很宝贵的。我龚胜好歹在这条街道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说了认栽,自然就不会出尔反尔。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信义。你的身手很好,我很佩服,论打架,我不是你对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身手好就是资本了吗?不是的。我龚胜能过混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不是靠打架打出来的。不怕你笑话,和我一起出来混的兄弟里,身手比你好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如今,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不是进了监狱,就是出去流亡了,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陆鸿看着龚胜长篇大论的说着,不明白他到底想要说什么。从龚胜的语气、表情上来看,龚胜说的这番话还算是讲了实话的。可就因为龚胜说了这样的话,陆鸿的心里才更加的迷糊。
 
    “胜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双拳难敌四手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前面和你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我就是想告诉你,身手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应该如何做人。你看到没,我的身边有这么多的好兄弟,好歹我龚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晚上出了这样的事,明天肯定就会传遍整个街道,你说,这样一来,我还有脸面继续混下去吗?”
 
    陆鸿的心里咯噔一下:“妈的,你不是说认栽了吗?怎么认栽了还有这么多的想法?靠,就知道你这家伙口是心非。***,千万别把我给逼急了!”陆鸿心里如此想着,表面上却是相当的平静,淡淡的问道:“不知道胜哥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呢,也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可问题是,今天的事情已经闹的很大了。我的脸面丢了,不能就这么白丢吧!”龚胜点燃了香烟,那表情看上去相当的猥琐。
 
    “胜哥,不愧是大人物。认栽了还有这么多的要求。我想知道,如果胜哥你不认栽,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是不是我今天晚上就走不出这条街了?”陆鸿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
 
    是的,陆鸿的确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能够善了那是最好。可是现在看来,这龚胜是步步逼人,分明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来压迫陆鸿。
 
 

 
    龚胜突然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我说臭小子,好歹我龚胜也算是大哥级的人物,你tmd配合我一下会死啊?你tmd不会动脑子好好想想,老子我的兄弟什么样的人都有,就算我不找你麻烦,别人也会来找你麻烦。我刚刚那样说,完全是在帮你。你让我的面子上过去了,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真的?”陆鸿有些不太相信他说的话。
 
    “废话,我用的着骗你吗?好吧,不管你怎么想,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陆鸿盯着龚胜看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好!”
 
    “呵呵,行了,不说了!”说道这里,龚胜突然面露痛苦之色,俯下身子叫了一声:“哎哟!我说你这臭小子,老子又和你没有深仇大恨,用的着下这么的劲往死里踢么?”
 
    陆鸿顿时紧张起来。刚刚那一脚踢出去的时候,陆鸿可没想这么多,脑子里都是被那传言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了。
 
    “胜哥……”
 
    “胜哥……”
 
    周围围着的人看到龚胜这个表情,心里都紧张起来:“胜哥,你怎么样?”
 
    龚胜摆摆手,周围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龚胜慢慢的直起身子,说道:“刚才我说的,你听明白了?我龚胜丢的面子,我是一定要找回来的!”说着,对陆鸿眨了眨眼睛。
 
    事到如今,已经容不得陆鸿多想什么了。龚胜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已经没有时间分辨了。陆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胜哥,我陆鸿也不是那种不懂道理的人。胜哥你大人大量,只要胜哥你不追究我今天的过错,我陆鸿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今天既然动手打了胜哥,是我的错。所以,我想请胜哥你赏脸,我明天摆酒向你道歉!地点你说!”
 
    “好!既然你这么识相,我也不为难你!明天晚上,长乐楼见。到时候,我会把道上的兄弟都带着,你要是有诚意,那我就在长乐楼等你!”说着,龚胜转身就要走。
 
    “胜哥,等等!”陆鸿叫道。
 
    “还有什么事?”
 
    “我想求胜哥你一件事。今天之所以会和胜哥动手,起因就是那个传言。我想知道,那个谣言,到底是谁传的!胜哥你是大哥,在这里混了这么多年,我想,你应该是有办法做到的!”
 
    “行。我答应你!”龚胜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