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的欲望》第29章:不就是怕我偷人吗?

396

    午饭做的很丰盛,看的出来,陈霞做这顿饭是很用心的,桌子上的菜,几乎都是陆鸿喜欢吃的。
 
    “来,多吃点,好好补补。这些都是我今天特地给你做的。”陈霞一个劲的给陆鸿的碗里夹着菜。
 
    “你也吃啊,别全都让我吃,我哪吃的掉这么多啊!”陆鸿的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
 
    陆鸿本来是准备不来的,但是思量了一下不来的后果,不要说,陈霞的心里肯定是非常的不舒服的,人家这才刚刚和你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而且这次叫你是去吃饭,又不是做什么,实在是没有推拒的理由。
 
    而且,陆鸿的心里也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害怕的感觉,完全是因为自己做贼心虚的表现。正如陈霞说的,只要自己表现的大方一点,谁能看出什么?
 
    看着陆鸿吃的津津有味的,陈霞感到很是开心,此时此刻,面前的这个比她小了好几岁的小男人,在她的眼里是多么的可爱。
 
    说实话,陈霞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对陆鸿如此青眼有加,自己也有些搞不清楚。比陆鸿条件好的人不是没有,有钱的、有权的不去说他,就是那种有钱的、长得比陆鸿高大帅气的人也是不乏追求者,但是自己却偏偏投入了陆鸿的怀抱,这里面可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很。
 
    只是,这顿饭还没吃多少时间,陈霞的婆婆和姑子刘芳两人就一起过来了。
 
    一个男人到陈霞家里吃饭,如果刘欣龙在家里,自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现在刘欣龙在外地打工,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去吃饭?这个问题,要好好的弄清楚才行。
 
    见到这两个人的到来,陈霞的表现倒是非常的大方,陆鸿则是有些紧张。毕竟是有些做贼心虚。
 
    “妈,姐姐,你们来了!吃了没?没吃的话一起吃点吧!”陈霞站起身招呼着两人。
 
    “哦,吃好了。我和妈妈一起吃的,没事做就出来转转。你们吃,你们吃!”刘芳口中虽然是如此说着,眼睛却是一直都盯着陆鸿在看,似乎是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小六子今天怎么有空到你这来吃饭啊?”
 
 
    “嗯,我都邀请了好几次了,小六子总是不来。这段时间,小六子经常帮刘星辅导功课,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请小六子过来吃顿饭,感谢一下。以前也叫过几次,今天总算是把小六子给请过来了!”陈霞淡淡的说道。
 
    婆婆和刘芳两个人在一边坐了下来,竟是看着陈霞和陆鸿两人吃饭。相比之下,陆鸿的表现比之陈霞就要差了一些。
 
    “刘星,你陆叔叔给你补习功课,有没有效果啊!”刘芳这是打算旁敲侧击了,从陈霞这里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就想从刘星的口里套点话出来。
 
    “姑妈,陆叔叔可厉害了,什么都懂。而且,他讲的东西比老师讲的还要好,很多我不懂的东西,以前都不敢问老师,陆叔叔教我的时候,我把以前的那些问题拿出来问,一下子就都懂了。”刘星兴奋的说着。
 
    刘芳看了看陆鸿,只见陆鸿的脸色不是太自然,心中就有着非常大的疑惑。
 
    陈霞自然是看到了陆鸿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如果陆鸿这里出了什么纰漏,让自己的婆婆的姑子看出什么问题,那可就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霞不由得将脸色一板,语气就变得有些冰冷起来:“妈,姐姐,我看你们两个人不是吃好饭出来逛逛的,是来监督我的!”
 
    刘芳的目的就是这个,但是这时候陈霞突然这样说出来,刘芳的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连忙说道:“你这话说的,怎么叫监督?我和妈真的是吃好了出来转转的!你想多了!”
 
    “你们不是就看到刘欣龙不在家,我请一个男人回家来吃饭,怕我和他之间有什么关系,对吧?不要说小六子以前就是和刘欣龙是好朋友,就算和刘欣龙不认识又怎么样?我还不能自己有点朋友了?人家辛辛苦苦的帮刘星辅导一下功课,我请他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过分吗?现在是白天,来来往往的人有多少?我大门打开着,吃饭有刘星陪着,现在还有你们监督着,你们还想怎么样?”陈霞越说越气,嗓门也渐渐的变得大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刘欣龙走了以后,凡是我家有人来,你们都会知道。秀珍、燕玲她们,到现在连我家的门走不进了,我就知道是你们搞的鬼。”
 
    “陈霞,你可别乱说,我和刘芳哪有这样的意思?是你自己想多了。”婆婆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陆鸿这个时候就是想保持沉默都有些不可能了。看到陈霞为了帮自己做掩护,都和自己的婆婆和姑子干起来了,连忙放下筷子,说道:“阿姨,刘大姐,你们都别说了。我今天来吃饭,完全是因为霞姐说要感谢我帮刘星补习功课。我本来也不准备过来吃的,毕竟龙哥不在家,我过来吃饭,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只是架不住霞姐的盛情邀请,这才来的。没想到,还真是让你们产生误会了。真是不好意思。”说道这里,陆鸿站了起来,对陈霞说道:“霞姐,谢谢你今天的这顿饭。我帮刘星补习功课,原本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也没想要让你请我吃饭什么的。现在还让你家里人产生了误会,真是对不起了。这样吧,以后呢,刘星的功课我也不给他补习了,我和你就当不认识。今天这顿饭,就谢谢了!阿姨,刘大姐,我走了!”
 
    说完,陆鸿朝着屋子里的几个女人点了点头,就大步的离开了。
 
    看着陆鸿离去的身影,陈霞的心里不由得对陆鸿的这番话感到敬佩起来:“没想到啊,这家伙这么会配合我。哼,你们两个女人,一天到晚的像间谍那样盯着我,以前我没有借口发挥,今天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想到这里,陈霞的脸上露出了冷笑,说道:“哼,这下你们是不是满意了?你们不就是怕我趁着刘欣龙没在家里偷人嘛。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来评评理,看看他是怎么说!”
 
    刘芳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脸色尴尬之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希望母亲能够站出来打圆场。
 
    陈霞却已经是将电话给拨通了,在电话里是又哭又闹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挂断电话没多久,刘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刘欣龙打电话来和姐姐理论了。
 
    “哼!”陈霞冷冷的转身走进了房间,呯的一声,重重的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