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第九十回

228

  党蓝用了七年认清了叶潇,二十多年才知道红旗爱她,不是兄妹,是男人跟女人的爱,对于这样的转变,党蓝有时候也困惑,她不是很清楚自己对红旗的感情,到底是爱情还是习惯性的依靠,她只知道自己不能没有红旗,如果在失去红旗跟与他成为恋人之间选择的话,党蓝根本毫无选择,但她得承认,在红旗身边每一天都过的很庆幸,庆幸在经过那么一段失败的感情之后,还有个红旗肯爱她,肯要她。

  即使如此,她也很清楚自己跟红旗并不是一帆风顺,她要面对的还有红旗父亲的反对,红旗说不用太在意他爸,但党蓝怎么可能不在意,尤其随着赵爷爷病危,赵家认回了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党蓝永远不会想到,这个私生子竟然是叶潇。

  见到叶潇出现在医院的刹那,党蓝感受到了命运的恶意,看着叶潇跟在赵长风身后走过来,党蓝直挺挺站在那里,一动都动不了。

  她看着叶潇一点一点走近,从模糊到清晰,最后一丝侥幸也打破,知道赵长风有私生子的时候,党蓝并不觉得奇怪,但怎么会想到这个私生子会是叶潇,以她对叶潇的了解,赵家越显赫,叶潇越不可能认赵长风这个父亲。

  大约是成长在单亲家庭,也可能是小时候吃了一些苦,叶潇骨子里有一种类似仇富的情节,尤其对父亲这个词儿,甚至带着一些偏激的恨意。

  党蓝有时候想,这或许是他们没能走到最后的根本原因,就像她爸说的,叶潇有能力,但他的性格缺陷注定了他的自私,他不会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他心里埋藏着的偏激的种子,这样的人野心勃勃很容易成功,但他不会给女人幸福。

  党蓝觉得叶潇的性格非常矛盾, 而且党蓝知道红旗始终在对付叶潇,以红旗的能力对付个小小的蓝天,应该轻而易举,但仿佛不那么简单,党蓝并没有问,她爸严肃警告过她:“想必你自己也知道,叶潇的蓝天,是红旗最大的心结,所以不管红旗怎么对付叶潇,你最好不要掺合进去,你越掺合,事情越糟。”

  岂止是心结,简直就是地雷,党蓝能感受到,红旗对自己跟叶潇过去的在意,即使他不说也不表现出来,但党蓝很清楚,类似于彼此心照不宣的意思,如果可能,党蓝想自己这辈子都不要跟叶潇再有联系了,她很满足现状,跟红旗过的小日子,安详和乐,但命运显然不放过她,换句话说,也不放过红旗。

  而叶潇竟然是红旗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令党蓝震惊之余有些接受不来:“蓝蓝看什么呢?怎么不走了,是不是累了……”红旗从她病房出来,见党蓝一动不动立在哪儿,以为她累了。

  红旗见她目光有些直,顺着看过去,看到叶潇跟他爸,红旗目光乍然冷下来落在叶潇身上,赵长风已经走了过来:“红旗见见吧,这是你弟弟。”

  弟弟?红旗不由眯了眯眼,怪不得自己对付蓝天不顺手,原来竟是如此,他下意识抓住党蓝,他用的力气相当大,仿佛怕自己一松手党蓝就跑了一样,甚至抓的党蓝有些疼。

  党蓝不禁皱了皱眉,提醒了他一句:“红旗……”红旗才略略放松了一些,但仍然与她十指相扣。

  叶潇的目光在两人的手上划过,落在党蓝身上,他定定望着她,他的目光看上去深远复杂,他唇角勾了勾,勾出一个党蓝异常熟悉温柔的笑意:“蓝蓝,好久不见。”

  叶潇的目光,叶潇的笑意,以及他如此不合时宜的问候,一再令党蓝不寒而栗,赵长风略皱了皱眉:“你们认识”

  叶潇的目光跟红旗对视:“我跟蓝蓝是大学校友。”

  党蓝的脸色有些白,红旗侧头看了她一眼,跟赵长风说:“您跟多少女人好过,您自己恐怕都不记得了吧!这会儿随便抓出来一个就说是您的私生子,您能确定吗,别回头让人扣了顶绿帽子,还高兴的替人家养儿子呢。”红旗的话尖利刻薄。

  “红旗,胡说什么?”红旗毫不留情的话,令赵长风面子下不来。

  “就当我胡说好了,谁让您是老子,我是儿子呢,但您要是认了他,从今后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好了。”撂下话抓着蓝蓝走了,路过叶潇身边的时候,党蓝听见叶潇说了一句:“你怕了。”

  党蓝侧头看向叶潇,心里想着他这话什么意思,不过没容她多想,已给红旗拽进了电梯,进了电梯,红旗大力把她按在电梯壁上,唇落了下来……

  他的吻凶猛激烈,甚至有些恶狠狠的味道,他的舌仿佛带着怒意冲进来,刹那就席卷了党蓝所有感官,她觉得自己嘴唇,舌头,甚至口腔给红旗亲的发麻,他紧紧压着他,他的手捏住她的下颚,她想合上嘴都难,他就这么在她口腔里肆,虐进,出,甚至伸到了她的喉,咙里,死死抵着她的舌,这样的吻已经不是享受,也没有任何甜蜜而言,党蓝觉得自己像一个俘虏或者是他发泄怒意的工具。

  党蓝想推开他,但是动不了,从来不知道,红旗有这么粗暴的力气,挣扎不开,党蓝想忍着算了,就当他情绪失控,可是红旗却开始伸到她裙子里,扯她的小裤裤,这里是医院,不是家,就算是家,这种状况下,党蓝也不会跟他做那个。

  党蓝张嘴咬了他的舌头,红旗疼的放开了她,党蓝整理好自己的裙子,电梯正好打开,党蓝看了他一眼,转身冲出了电梯。

  红旗清醒过来追了出去,哪儿还有人影儿,围着医院着了一圈没找着人,打电话过去也不接,红旗琢磨她是不是先回酒店了,一边给酒店前台打,一边往停车场走。

  刚打通就看到党蓝靠在他的车旁边,小丫头低着头,脚一下一下踢着,夜风鼓动她的短发和裙摆,看上去有几分可怜兮兮的。

  红旗心里拧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刚才失控了,因为叶潇,这个他生命中永远膈应的男人,他曾经抢走了蓝蓝长达七年之久,蓝蓝是自己的宝贝,如果他珍惜,自己或许也就算了,但他却伤害了蓝蓝,红旗永远记得蓝蓝喝醉酒的样子,再也不是他可爱无忧的小丫头,在叶潇身边,她成了个忧愁无奈的怨妇。

  即便如此,蓝蓝还舍不下他,即使知道他外头有了女人,蓝蓝依旧自欺欺人的过了一段日子,这令红旗气愤又无奈,同时也知道叶潇在蓝蓝心中的地位。

  从小到大,蓝蓝从来就不是个委曲求全的丫头,但为了一个叶潇,她就能受这么大的委屈,可想而知,她多在乎那个男人,因为在乎所以委屈,如果可能,红旗恨不得把叶潇送到月球上去,这辈子,下辈子,都别再蓝蓝身边出现才好,但事与愿违,他不禁没把叶潇送去月球,叶潇反而成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红旗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感觉,但有一点叶潇说对了,他怕,他怕叶潇来意不善,他怕叶潇之所以承认是赵家的私生子,目的还是他的蓝蓝,而红旗拿不准蓝蓝对自己是不是死心塌地了,在不能确定蓝蓝爱他的时候,叶潇的出现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

  红旗知道叶潇这是想赌一把,丢开他的自尊,认回赵家,这不是叶潇的性格,但他做了,是为了赌,跟自己赌,堵的就是蓝蓝,他能想清楚叶潇的心理,即使他出轨在前,但叶潇对蓝蓝的感情却不是假的,甚至他会千方百计的夺回蓝蓝,之所以赌上这一把,是因为叶潇不怕,他已经失去了蓝蓝,还怕什么,可自己却怕,红旗知道自己输不起,以前或许还能退到哥哥的位置上守着她,但现在不可能了,她是他的,他爱她,爱的自己都害怕。

  刚才那一瞬,党蓝看叶潇的那种目光,令红旗尤其害怕,害怕的失去了理智,他想证明她还是他的,在他怀里,不会失去。

  红旗走过来,站在党蓝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蓝蓝刚才很抱歉。”

  党蓝抬起头来嘟着嘴:“你亲的人家嘴都肿了,而且,你还想在电梯里就,就……”党蓝脸红了红,没说下去。

  红旗伸胳膊把她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只是怕……”

  党蓝愣了楞,推开他看着他:“你怕什么”

  红旗低头看着她,深夜的霓虹投射在小丫头眼里,焕发出晶莹的光彩夺目而美丽,红旗忍不住俯头下去,亲在她的眼睛上,她的鼻子,她的唇,贴在上面辗转亲吻了很久,很轻很轻,仿佛羽毛,亲的党蓝痒痒的,忍不住张开嘴巴回应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最拒绝不了的就是红旗的温柔……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党蓝觉得快要窒息了,红旗才放过她,却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党蓝听到他在自己耳边低语:“我怕失去你,答应我,你是我的,永远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