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第八十八回

178

    莫东炀有时也琢磨,自打遇上小兔子开始,自己怎么就跟中了毒似,小兔子软趴趴时候觉得招人疼,倔起来招人爱,小兔子身上点点滴滴,哪怕一根头发丝儿,莫东炀都觉爱不释手,这么个大活宝贝儿,他家老爷子还拦着不让他弄回家,下辈子都不可能。

    不过,这会儿他倒真想见识见识他家小兔子本事,有时候总能给他惊喜,而且就小丫头现这样儿,真是直接戳了莫东炀心窝子里,弄他恨不得立时就把她按身下。

    苏荷跟他说完,转过头来跟老爷子直直对视,不退缩,不躲藏,堂堂正正看着莫老爷子开口:“为什么您不接受我?”

    莫老爷子也真没想到,这丫头给他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刚还没用躲老九身后头,软趴趴兔子一样,可谁想这会让就蹦出来质问自己。

    莫老爷子活了这么大岁数,从年轻到现,敢质问他人还真不多,除了他那家混账老九,就算他疼孙子小灿,见了他也跟避猫鼠似,这丫头就敢这么问到自己脸上,可见是老九女人,好儿一点儿没学会,坏不用学就会了。

    老爷子不满哼了一声:“年纪太小,不够成熟,小丫头片子一个懂什么,你嫁给老九是找爸爸还是找男人,还是说你这丫头恋父,非得找个年纪大不可。”

    老爷子这一句话说出来,令莫东炀直接黑了脸,莫东炀现敏感就是老爷子这句年纪大,以前还真没感觉,自打爱上小兔子,莫东炀怕别人说这句。

    苏荷自然知道,她飞瞥了莫东炀一眼,眼睛眨了眨,虽然老爷子这个反对理由有些囧,但苏荷忽然觉得,老爷子洞察力还是蛮厉害。

    说实话,苏荷也觉得自己有点恋父,要不然怎么就爱上莫东炀了呢,她真仔细想过这个问题,这个男人对她做了那么多恶劣事情之后,自己还能没出息爱上了他,从根儿上说,除了那些恶劣事情,就是他对自己宠爱,令她想起了她爸。

    应该说,就算她爸活着,也绝对做不到莫东炀这样,他对她照顾,宠爱从头到脚,细致到无所不,令苏荷觉得能被这么个男人宠着,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所以她一点儿不乎他年纪,虽然总心里叫他老男人,但他哪里老了,体力比血气方刚大男孩还强。

    想到这些,苏荷那张小脸忍不住有点儿烫,给莫东炀看眼里,刚黑下去脸慢慢晴了一些,就小兔子这样儿,肯定是想到那事上去了,要不然那眉眼能这么媚,看莫东炀心里一荡一荡。

    两人这番互动,一丝不落看进莫家人眼里,自然,莫家人看到不是苏荷眼里媚意,毕竟别人不是莫东炀,没他这么淫,荡,不过莫家人一致觉得,能让他们家混账老九这么意女人,这不得不说是奇迹,何况老九那脾气,即使这女人是杀人犯,莫家也只能接受份儿,别提苏荷是这么个清秀小丫头。

    不过莫东炀对老爷子这句话可不怎么满意:“我年纪哪儿大了,跟小兔子差不多,您别看她长得小,都三十了,你儿子三十出头,不正合适。”

    莫东熳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老九姐求你了,别这么恶心我们了成不,还三十出头,你当咱爸糊涂,连你年纪都记不住了啊,还有,人苏荷才二十六好不好,你真好意思说正合适。”

    一句话说莫家人都笑了,给莫东熳这么明明白白指出来,莫东炀那张脸还真有点儿挂不住,不过好脸皮厚。

    苏荷倒是松了口气,她原先还以为莫家老魔怪是嫌弃她家世呢,无论如何没想到是这个理由,她扫了莫东炀一眼,觉得他家大魔怪也怪不容易,自打进了莫家,苏荷就能感觉到,莫东炀莫家地位,就像他自己说,别看排行小,但谁也不敢惹他,可为了自己,他还是受了点委屈。

    苏荷忽然有点心疼了,想都没想,就把自己小手伸他手里,莫东炀自然握住,并且十指相扣,他家小兔子脸皮薄,一般情况下,外面都量跟自己保持距离,虽然每次都没成功,但从没这么主动把小手塞自己手里过,还当着这么多人,弄莫东炀心情大好,也就不怎么计较老爷子那句戳他肺管子话了。

    苏荷虽然大胆了一会儿,小脸却比刚才红,但还是紧紧扣住莫东炀手,跟莫老爷子说:“就像他说,我不小了,但我得承认自己不够成熟,思想过于简单,但我知道他爱我,很爱很爱,虽然他从没直白表达过什么,至于恋父,或许某些情感上来说,有这个因素存,但我还是相当清楚,自己找是男人不是爸爸,而且,您儿子什么德行,想必您清楚,就算您不接受,我不愿意也没用是不是。”

    莫东熳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得了爸,您就别矫情了啊,从小到大,老九想干什么没干成,别说娶媳妇了,像老九这种混账,我都以为得一辈子打光棍了,现能娶个媳妇儿回家,您老还挑什么,真把老九惹急了,带着媳妇儿一走了之,他真干得出来。”

    莫东熳是提醒她家老爷子别绷着了,绷过了可不妙,莫东熳心里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反对苏荷,从老九出生,老爷子就毫不犹豫偏向了老儿子,别管老九干下多少混账事,老爷子眼里,老儿子就是老儿子,别儿女不回来就不回来了,可老九要是不回来,老爷子就能派人过去压着回来,平常隔三差五,谁去h市都让带话儿,让老九回家,嘴里骂着这个混账小子,不孝子,可心里成天惦记着,因为偏爱,对老九终身大事也异常意,这些年老爷子不知道给老九物色了多少对象,老人家眼里老九混归混,可别儿女都比不上,所以对未来老儿媳妇儿也特别看重,以前物色那几个,莫东熳都见过,家世,背景,容貌,身材,能力,性情……简直就没挑了,就这么着,老九见了鸡蛋里还能挑出骨头来。

    而苏荷显然跟老爷子期望老儿媳妇儿差太多,重要是,老九太意了,护着,爱着,跟宝贝儿似,老爷子看眼里有点儿吃醋了,从根儿上说,这爷俩性格像,别看这么大岁数了,幼稚起来也跟个小孩子差不多,要不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儿呢。

    不过苏荷可是老九心尖子,老爷子真绷过了,老九可不管那一套,莫东熳得适时提醒一下老爷子,免得把老九惹急了,又没法儿收拾,回头自己由得当和事老,这么多年过来,莫东炀熳这个和事老都当腻了,所以见好就收才是明智选择。

    老爷子哪能不明白女儿意思,咳嗽一声别扭说了一句:“丫头这张小嘴倒是挺能说,既然来了,一起吃顿饭吧!”说着站起来直接去了餐厅。

    苏荷愣了一下,不明白这老爷子这句啥意思,是接受了还是反对,老爷子一起来,呼啦啦莫家人都跟着过去了。

    莫东熳留后,拍了拍莫东炀:“行了,别纠结了,老爷子面子硬,下不来台,你也适当理解。”说着给苏荷一个大大拥抱:“九弟妹我代表莫家欢迎你,不过,老爷子有句话倒是蛮有道理,你也太小了,这以后跟你站一块儿,别人指不定以为你是我闺女呢,走了,吃饭。”

    苏荷莫名其妙给莫东熳扯去了餐厅,裴炎跟莫东炀落后头,莫东炀瞥了裴炎一眼,现看这个八姐夫还是不怎么顺眼,即使他现回心转意了也一样。

    说起来,他八姐也够菜,过了二十多年才想起来用这招儿,早用不早把裴炎拿下了,要不怎么说这人都贱呢,以前他八姐上赶着,裴炎那冷着一张脸德行,连点儿笑摸样都没有,就跟八姐欠他似,这次一听八姐得了绝症,就绷不住了,吓那样儿,还大领导呢狗屁。

    裴炎见莫东炀那脸色,目光闪了闪,貌似无意说:“小苏蛮可爱,性格也好,我昨儿还跟东熳说,回头邀小苏去我家住上几天,她跟小南年纪差不多,肯定能玩到一块儿。”撂下这句话迈步走了。

    莫东炀那脸色又黑下来,跟泼了一罐子墨水似,裴炎这老小子这是j□j裸威胁加讽刺,当他听不出来呢,这就是告诉自己,苏荷跟自己侄女小南一个年纪,讽刺自己老牛吃嫩草,同时还惦记把小兔子弄他家去。

    莫东炀忽然想起那天一起吃饭,小兔子看着裴炎那眼神,顿时打翻了醋缸,那酸,牙都要倒了,所以说,人裴炎以前就是让着这个混蛋小舅子,真要收拾他,也不是没招儿,尤其现,这个小舅子有个异常好摆布弱点儿,只要一沾上苏荷,莫东炀智商能直线降到零数值以下。

    占了上风裴炎,心情异常好,即使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莫东熳还是察觉到了,毕竟老夫老妻了。

    莫东熳疑惑了扫了他一眼,裴炎夹了一筷子牛肉放她碗里:“看我做什么,吃饭。”

    莫东熳目光闪了闪,感觉对面莫东炀不善目光,再看看她旁边好心情丈夫,忍不住摇头失笑,倒是没想到裴炎也有这么幼稚一面。

    苏荷有点食不下咽,主要莫家吃饭阵仗过大,苏荷都纳闷,这么长一个桌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围着桌子坐下莫家人,即使莫东熳给她挨个引荐了,苏荷也没认太清楚,她本来就脸盲,轻易记不住人,别提这一桌子人二十多口子,莫东熳还说好多赶不回来,例如莫小灿,莫小慧,莫家第三代来不多,可就现,一大家子人盯上上学时半个班了,苏荷开始愁以后怎么办,她记不住人,以后见了面,认不出来或是叫错了多尴尬。

    苏荷纠结不行,以至于没吃几口就吃不下去了,但还是把碗里吃了下去,莫东炀盛了一碗野菌鸡汤,她摇摇头说喝不下了,莫东炀于是舀了一勺吹凉了,递她嘴边哄她:“喝两口,这个是真正野生菌,对身体好。”

    苏荷一开始还每当什么事儿,因为家就这样,有时候,连吃饭都是莫东炀喂进她嘴里,就差替她吃了,可忘了这是莫家,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尤其莫东炀那语气,那表情,太温柔体贴了,跟莫家人心中混账老九相差太多,所以一个个都看着两个人,那眼神说多诡异就多诡异。

    莫老爷子心里又酸上了,瞅瞅老九这样儿,伺候媳妇儿跟伺候小祖宗似,这丫头哪儿就这么好,那样儿恨不得含嘴里。

    苏荷架不住他劝,喝了一口,才后知后觉发现,桌上人都盯着自己,几十双眼睛,盯苏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推开莫东炀又递到嘴边鸡汤,嘴巴闭死紧,垂下头反省自己,怎么就这么粗神经。

    后莫家老大咳嗽一声叹道:“什么时候见过老九伺候过人,可见是疼媳妇儿。”

    “哼!娶了媳妇儿忘了亲爹,我老头子也想喝鸡汤,怎么就没人给我盛。”莫老爷子一句话说出来,桌上鸦雀无声,都知道老爷子这是闹别扭呢。

    莫东炀苏荷耳边嘀咕了一句,苏荷红着脸,盛了一碗鸡汤,莫东炀接过去放到老爷子跟前:“老儿媳妇儿给您盛,儿子给您递过来,这下行了吧!要不我也喂您?”

    老爷子一把接过去:“我自己有手。”

    苏荷越来越觉得莫东炀太像他爸了,看着唬人,别扭起来幼稚又可笑,不过看得出来,老人家真偏心,偏心理所当然。

    吃了饭,老爷子太师椅上一坐就开始发话了:“婚礼必须莫家办,婚后莫家住满一个月才准你们回去。”

    莫东炀立刻就反对:“不行,我得跟小兔子去度蜜月。”

    老爷子一听就翻了,一怕桌子:“你个不孝子,媳妇儿还没娶就忘了你亲爹了,陪陪你亲爹能死啊,就惦记着你媳妇儿。”

    莫东炀才不管那一套,刚要顶回去,莫东熳急忙救场:“爸,您这也太过了啊!谁结婚不去度蜜月啊,要不三天吧,结了婚让他们莫家住三天,好好陪陪您,再说,您老不是还得等着抱孙子呢吗。”

    老爷子一琢磨对啊!老九这混账小子是个白眼狼,可孙子不是啊,赶明儿生下来,自己从小带着,肯定跟自己这个爷爷亲。

    想到此,也就点头了,却一转眼看见自己这些儿子儿媳闺女女婿,有些不满起来:“老八去我书房把抽屉里那个文件夹儿跟柜子上头那个盒子拿过来。”

    莫东熳不禁笑了,心说她家老爷子就是矫情,这不连见面礼都预备好了,还非得惹老九不高兴。

    进去拿了出来,文件袋倒不奇怪,不用说,老九媳妇儿份量,肯定是重,这个谁也争不来,老爷子打小九偏着老九,莫家没有不知道,不过看见这个盒子,莫东熳眼眶却不禁酸了,这是她妈东西,她认得。

    当初自己出嫁时候,她妈就是从这里拿出一只翡翠镯子给她,跟她说:“这是你姥姥传下来,一共一对儿,给你一只,剩下一只给老九媳妇儿。”

    她还清楚记得,她妈当时叹口气说:“也不知道老九什么时候娶媳妇儿,我见不见得着。”想着这些莫东熳眼眶都有点湿润起来。

    莫家大,儿女又多,虽说关系都挺亲,可到底就老九是自己亲弟弟,这会儿想起她妈话,莫东熳这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想着回头找一天把小两口叫上,给她妈上上坟,也算了了老人家心愿,她妈临时可就惦记这老九呢。

    老爷子把那个袋子交苏荷手上:“虽然不大满意,可你既然进了莫家,这见面礼也不能少。”说着有意无意扫了周围一眼。

    想莫家这些儿女都是什么人啊,就老爷子一个眼神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啊,再说,今儿回来干什么来了,说白了,就是见老九媳妇儿来,见面礼不预备好,就是老爷子这里混过去,老九哪儿也甭想。

    只等老爷子把那个盒子打开,从里头拿出那只翡翠镯子递给莫东炀,莫东炀接过去,不由分说就套苏荷手腕上,见苏荷看着自己,笑道:“这是我妈东西,就是留给你,戴着吧!是个念想。”

    苏荷脸忍不住红了红,有那么一瞬,觉得像一场梦,但莫东炀却很煞风景打破了她梦,苏荷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莫东炀,当着大家面儿,把他爸给自己那个袋子拆开,翻着看了看,而且翻相当仔细。

    苏荷这个囧啊!怎么就没想到这混蛋能干出这样事来,还当着他爸面呢,就把见面礼拆了,而且,还有他那么多哥哥姐姐侄子侄女。

    不过苏荷偷着瞄了一圈,发现这些人都非常习惯,等莫东炀看完了,老爷子没好气问了一句:“看完了?”莫东炀还特不要脸点点头:“看完了。”

    老爷子瞪着他:“怎么着,嫌我给你媳妇儿见面礼少了?”莫东炀才嘿嘿一笑:“不少不少,您刚才不也说了吗,我媳妇儿小,老小儿媳妇您多给点儿见面礼也应该。”

    苏荷还怕莫东炀说什么出来,急忙扯了扯他衣角,老爷子却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当哥哥姐姐,第一次见老九媳妇儿,都打算装傻啊!”

    苏荷愕然,哪有这样当面管人家要见面礼,弄苏荷尴尬非常,可这种状况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爷俩还真是令人无语。

    无语是,这些平常牛哄哄人物,这会儿都跟傻了一半似,每人送了她一份见面礼,苏荷觉得,甚至有那么点儿争先恐后意思,仿佛就怕送晚了有什么麻烦一样。

    苏荷有生以来头一次拿礼物拿到手软,并且,旁边有一个特无耻男人,人家给她,莫东炀就直接问是什么,不止他,还有莫老爷子,苏荷是真觉着爷俩儿怎么说呢,没法儿说了。

    从莫家出来,苏荷瞥了眼莫东炀提那个箱子,收了整整一行李箱见面礼,其实,苏荷真不大知道里头都是些什么,但莫东炀这副眉开眼笑模样儿,令苏荷忍不住问了一句:“东炀要倒了啊!你怎么这么财迷。”

    莫东炀乐了,搂过她啪叽亲了一口:“媳妇儿放心,就算东炀倒了,你老公也养得起你,这不是财迷,这代表他们态度懂不懂,给见面礼越重,就代表越重视我媳妇儿。”这什么极品逻辑啊,苏荷绝倒。

    到了酒店,苏荷喝了口水,忍不住又看那行李箱一眼,想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仿佛知道她想什么一样,莫东炀把行李箱打开,一股脑倒床上,翻了翻跟她说:“大多是房产,老爷子给多,这边两套,h市两套,其他人送加一起有六套,这边三套,h市三套。”

    噗……苏荷刚喝下去水直接喷了:“你,你说这些都是什么?”

    莫东炀见她小嘴张大,眼睛瞪着,不禁乐了,把床上东西呼啦啦划拉到地上,扑过去把苏荷抱过来:“凭你男人身价,这几套房算什么?不管这个,咱们说点儿别,为了我家小兔子,我可连老爷子都得罪了,媳妇儿是不是该安慰安慰你男人嗯?”

    嘴里说着,手已经摸上来,直接就来扯苏荷是衣裳,苏荷这才明白,这混蛋千方百计非不住莫家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