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第六十二回

76

  可晕不过去也没办法,苏荷都不敢看党红旗了,垂着头,脑袋都恨不得扎桌子下面去,红旗目光略过苏荷闪了闪,不禁有些玩味,工作?貌似昨儿晚上蓝蓝跟自己说,苏荷要去政府组织部上班的时候,自己还说了一句:“组织部可不好进。”蓝蓝笑着说:“你还记得我们上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个挺帅的男生叫唐一杰的?”
 
    红旗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送蓝蓝去报到的时候,就看到了唐一杰了,一群青涩的大男生中间,他插着裤兜站在那里,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越发显得身姿修长鹤立鸡群,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甚至包括蓝蓝。
 
    说实话,当时红旗心生防备,还怕蓝蓝看上这个唐一杰呢,年龄相当的少男少女,又朝夕相处,早恋仿佛也顺理成章,尤其两人搭在一起,真算俊男美女格外养眼。
 
    那一阵子不管多忙,红旗都坚持送蓝蓝上下学,后来党蓝跟苏荷好了,自己跟苏荷也就熟起来,两个丫头成天腻在一块儿说悄悄话,虽然是女孩间的话题,蓝蓝大都也不瞒着自己。
 
    所以苏荷暗恋唐一杰的事,在红旗这里也不算什么秘密,更何况,苏荷这一暗恋就是十年,也被蓝蓝当成笑话嘲笑了十年,红旗怎可能不记得唐一杰:“怎么提起他了?”蓝蓝却笑着说:“我是忽然觉得,没准我看走眼了,一直以为苏子闷骚,其实唐一杰比苏子还闷。”
 
    红旗挑挑眉把她抓在怀里:“这话怎么说?难道你觉的唐一杰也有点儿喜欢苏荷?”
 
    蓝蓝点点头:“不止一点儿,是非常喜欢,弄不好也喜欢了十年,你想啊,苏荷这丫头傻不拉几的,没钱没势没门路,市委组织部什么地儿,就算编外人员,路子差一点儿的,别说进去上班了,边儿都挨不上,可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苏子头上,而且还是唐一杰主动提出来,苏子还犹豫呢,今天问我来着,我一听就知道唐一杰跟苏子有戏,这根本就是假公济私,我倒希望他们俩能成,比那个孙海强多了,所以撺掇苏子去了,说不定没几个月两人就成了。”
 
    成了?怎么可能?红旗当时就想起了莫东炀,如果苏荷跟莫东炀真是他想的那种关系,苏荷去市委组织部跟暗恋十年的唐一杰一起共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如果她跟莫东炀是玩玩还罢了,可红旗太了解苏荷。
 
    苏荷看上去温顺胆小,其实别扭又古板,就像蓝蓝说的,这丫头闷骚,却贼大胆,要是她市侩一点儿,或许莫东炀也不可能看上她,肯定是被她这些小别扭吸引了,莫东炀这种男人不怕你顺着他,就怕你跟他对着干,你越跟他对着干,他越来神儿,背景,身份,性格,两人几乎所有方面都是格格不入,可越格格不入才越新鲜刺激,所以说,这俩人倒一块儿,后头的事儿真的很难说。
 
    红旗昨天虽然想到这些,但远远不如亲眼目睹来的震撼,什么时候见莫东炀对女人这样过,刚才自己跟苏荷打了个招呼,说了两句话,他那脸色就有点不好看,明显就是吃醋,而且,用我们家这位称呼,虽没具体定性,却很明确的给苏荷贴上了标签。
 
    苏荷大概自己都不知道,她脑门上这会儿已经刻上了字,标明莫东炀的女人,生人勿进,也是直到这会儿,莫东炀这杯酒敬过来,红旗才明白他让自己把潘岳叫出来的目的,估计以为苏荷的工作是自己走了潘岳的门路安排的。
 
    不是自己认识了苏荷十年,都不可能知道她跟唐一杰的事,以苏荷过于简单的社会背景,莫东炀这么想也无可厚非。
 
    红旗自然不能说破,虽然帮着苏荷圆谎,会得罪莫东炀,但不帮着苏荷,他家蓝蓝哪儿可过不去,而且,显然苏荷没把莫东炀的事告诉蓝蓝,这足以说明,苏荷没把莫东炀当回事儿,这就有意思了。
 
    一贯在商场情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莫东炀,这回大概也没想到,他给自己找了个看上去温顺实则乖张的丫头,尤其女人一旦不喜欢你,比谁都凉薄,更何况,瞧这意思莫东炀先上心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谁先上心谁吃亏,表面上强大有屁用,男女之间比的又不是能力,而是心,谁心软谁输,而这两个人明显是苏荷的心硬。
 
    红旗现在就可以笃定,这俩人不管闹到什么时候,最后的输家肯定是莫东炀,因为他舍不得,因为他心软,就必输无疑,所以自己站在苏荷这边儿永远错不了,再说,论远近亲疏,自己也得向着苏荷。
 
    想到此,红旗笑着举杯,颇有深意的说:“莫总客气了,小意思,没帮上什么大忙。”
 
    苏荷听了真是长长松了口气,虽然解了眼前之急,这顿饭苏荷还是吃的食不下咽,味如嚼蜡,却吃的不少,因为莫东炀从头到尾都没断过给她夹菜,反正苏荷就跟个机器人一样,高度配合,莫东炀夹什么菜她吃什么,呈现出一种不挑食好养活的好品格,令莫东炀这个喂养的主人,感到莫大满足之余,心情也变得极好。
 
    因为心情太好,莫东炀的敏锐度也跟着直线下降,光注意小兔子了,都没发现红旗跟潘岳有些诡异的态度。
 

 
    从金鼎出来,看着莫东炀的车没入车流,潘岳手肘撞了红旗一下:“这一晚上快把我憋死了,你到底打的什么哑谜,我什么时候帮苏荷安排工作了,这俩人怎么跑一块儿去了,根本不是一路人,别说你不知道莫东炀是什么人啊?苏荷可是个死心眼的丫头,回头真出点儿什么事,蓝蓝哪儿你能扛得住?”
 
    红旗倒乐了,伸手锤了他一下:“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好心,还怕苏荷吃亏,这可不像你,怎么着,不是也看上这丫头了吧,最近这丫头行情蛮不错的。”
 
    “快得了吧!”潘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会儿拿下了你家蓝蓝,身心俱爽,忘了那些年了,哥们都怕你一个想不开出点儿啥事,看见你,哥们这辈子对爱情这玩意都敬而远之,别想把哥们往沟里带,我现在这样挺好,走了,去喝一杯。”
 
    红旗看看表:“今儿不行,蓝蓝自己在家呢,我不放心,要不去我哪儿?”
 
    潘岳才不上当:“让我看你们俩黏黏糊糊的,我可受不了,你自己回去当你的二十四孝哥哥吧,我叫那几个出来。”
 
    潘岳走的匆忙,都忘了问苏荷的工作到底谁安排的,所以看到苏荷跟唐一杰在一块儿,潘岳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目光忍不住在两人身上溜了一圈,要说这两人之间没什么,潘岳还真不信。
 
    唐一杰可是后起之秀,从国外回来进入政坛,这一路走的顺风顺水,自然这里头有他父亲过去的余荫,也有丁家的助力,但他的能力也不可小觑,如果自己所料不差,明年他就会调到下县镀一层金再上来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但潘岳没想到他跟苏荷会有什么关联,即使有,他也不信唐一杰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以潘岳看,唐一杰的脚步迈的有些快,快到有些急功近利,也难怪,当年他父亲的案子的确有点儿冤,估摸唐一杰是想给他父亲翻案,但前提是他的熬上去,不然,想什么都白搭,这里头的事没这么简单,能让他上去最快的法子莫过于联姻。
 
    以唐一杰的条件,这是捷径,如果他跟苏荷,这条捷径就算费了,再说,苏荷后头还一个莫东炀呢,这才是问题所在。
 
    潘岳发现自己是小看苏荷了,瞧着文文静静的,胆子倒真挺大的,两人看上去挺正常的吃饭,可那偶尔一对的小眼神,一再告诉别人,这对男女关系匪浅,完全可以用暧昧诠释,或许还没走到什么程度,但绝对是郎有情妹有意的类型。
 
    潘岳忽然就意会红旗那天临走跟他说的那句话:“看见什么了就当没看见。”这么说来红旗早就知道给苏荷安排工作的是唐一杰,莫九眼皮子下头玩这个可有点儿悬,不过跟自己没关系,就像红旗说的,当没看见,赶明儿追究起来,也没自己什么事儿。
 
    市政府里头在编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多少,更何况编外的,他一个副市长没注意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这事得及早撇清,省得将来倒霉,莫九可不是善茬儿,想到此,潘岳没进食堂门呢,脚步一转出来了,跟后头几个人道:“今儿中午我请客,咱们外头吃,顺便把工作落实了。”副市长说话了,谁还敢反对啊,跟着潘岳呼啦一下走了。
 
    苏荷根本没看见潘岳,估摸就算这会儿潘岳进来她也没工夫看,她忙着应付自己复杂的情绪,紧张,羞涩,喜悦,心虚,还有一丝丝害怕跟恐惧,复杂的程度根本无暇顾及其他……